“(一些地方)大舉借債搞‘政績工程’,有的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增長速度,有的仍存在‘新官不理舊賬’‘一任一張新藍圖’的現象。”昨日,中組部負責人就印發《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答記者問時表示,上述現象正是中央改進政績考核的原因之一。這位負責人表示,要把不簡單以GDP論英雄的導向真正樹立起來。
  《通知》要求:“對限制開發區域不再考核地區生產總值。”實際上,在改變“唯GDP論”這條路上,已有很多地方試水,新疆伊犁州特克斯縣在20 11年底就已經取消地區生產總值考核。
  “動作不快就來不及了”
  幾個月前,一次頗受爭議的“天山武林大會”把一座邊疆小縣———特克斯———推到了輿論中心。在公眾熱烈討論“武林大會”中的門派掌門孰真孰假的同時,縣政府推出的“天山文化周”意外憑此取得了甚好的宣傳效果。
  直到去年,這座邊遠小縣的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才首次破億,但縣政府已經連續兩年花大力氣搞文化、旅游產業。武林大會、攝影大賽、周易論壇……
  此番“大力氣”或可追溯至2011年底,伊犁州黨委下發一紙“取消特克斯縣和昭蘇縣GDP考核”的決定。得知取消GDP考核這一消息時,特克斯縣黨委書記劉莉長舒一口氣。很快,礦產業悄然從特克斯縣的四大支柱產業中退出,取而代之的是旅游、文化產業。
  實際上,伊犁州並不是全國第一個做出類似決定的地方黨委。2003年起,浙江湖州、上海市、四川省、南京市等地方政府已先後試水“取消或改變G D P考核”,但不難發現,這些“試水者”大多是來自東部經濟發達省份。但在西部欠發達地區還吹著“趕超”、“跨越”號角時,伊犁州的這一決定多少顯得有些突兀。
  “在污染之前就要開始保護,動作不快就來不及了。”伊犁州環保局自然生態保護處處長魏團民在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說。與其他試點地不同,取消特克斯GDP考核決定多少帶有些勢在必行的味道。
  幸存的原始美景
  “要是那家亞麻廠不關,你我現在聊天都要捂著鼻子。”特克斯縣環保局黨組書記尼加提對南都記者說。
  “後來被關停了麽?”
  “沒有,自己破產了。”
  2012年以前,礦產資源開發、水能開發和農副產品加工被確定為特克斯三大工業體系。彼時特克斯縣還在以加快大企業、大集團招商步伐為目標。儘管如此,特克斯的工業發展並不盡如人意,工業產值在伊犁州各市縣中仍排在最末,2011年工業產值僅為16923萬元,不及貧困縣尼勒克的二分之一。
  亞麻廠的倒閉並不意外,特克斯幾乎缺少大力推進工業發展的大多數條件。全縣8352平方公里,94%是山地和丘陵。礦產儲量有限且開采難度大。距離伊寧127公里,但通常要走三個小時,雨天大霧山路則更難走。
  儘管工業發展不順利,但付出的環境代價卻初步顯現。特克斯縣的資源優勢在水資源,全縣年徑流量80億立方,水量占全疆1/10。“可是一些商人太貪心,多次引水改道,不顧河流生態基流,不給水中生物一點生存機會。”
  儘管特克斯境內的喀拉峻草原有“空中花園”之稱,目前仍擁有渾然天成的美麗景緻。但當地人常如此形容:特克斯這個地方,往下挖二十釐米就是戈壁。環境特別脆弱。
  “雖然經濟發展困難多,但是如今還想看到原始自然的美景,就只能到特克斯和昭蘇了。”魏團民介紹,幾年前伊犁州環保局想在特克斯縣找一處地方建垃圾填埋場,“找不到一處合適的地方,捨不得。”最終作罷。
  不考G D P考什麼?
  特克斯取消G DP考核已兩年,伊犁州尚未制定完成新的考核體系,在此之前,伊犁州採用將官員政績考核與國家級生態縣創建掛鉤的辦法。據一份內部目標責任書顯示,特克斯縣把生態縣創建實績納入了幹部政績考核並與年終評先評優掛鉤。
  “我們跟要打仗一樣緊張,生態保護的結果很難很快看到結果。”尼加提7月剛剛經歷了一次伊犁州效能辦的考核。“比如在植樹造林這一塊,去年栽的樹今年根本看不出來,那就到山上去看吧,遇到一個認真的人,真的一棵一棵數。污水你怎麼處理了?流到哪兒了,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去看。”
  儘管取消G D P考核對於整個特克斯都是一個利好消息,但面對新的考核標準,伊犁州和特克斯都還需時間調整和適應。如何更好地制定以生態保護為導向的官員政績考核體系是伊犁州效能辦目前亟待研究解決的問題。
  “環境保護的東西要慢慢來,你過五年來,也許覺得怎麼沒有大的變化,但有些東西保得住就是變化。”尼加提說。
  面對發展與生態保護的“兩難”選擇,特克斯縣像是我國生態敏感地區發展的典型縮影,能否順利實現綠色崛起尚待時日。當記者詢問相關工作人員取消G D P的做法是否可能向伊犁州其他地區推廣時,該工作人員則認為可能性很小,“大環境仍然是計算G D P的”。在這一大環境下,特克斯的試點或許更可形容為一次上級政策針對地方現實的及時妥協。
  專訪
  新疆伊犁州特克斯縣委書記劉莉:
  必須走綠色之路,
  雖然我們不一定能看到回報
  南都:特克斯縣成為取消GDP考核的試點,原因是什麼?
  劉莉:一方面是國家對生態環境和可持續發展的態度和認識的發展,從自治區到地、州、縣、市,每一級越來越意識到生態環境已經成為制約和影響整個經濟社會領域發展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特克斯和昭蘇兩個縣目前生態環境比較良好,有這個基礎。取消G D P考核,搞生態縣創建,是實事求是、因地制宜的。
  南都:2011年底取消GDP前後,縣裡的工作有沒有新的動作和轉變?
  劉莉:確定不考核GDP以後,思路更清楚了,以前像是孤軍奮戰,現在更能放手去做了。比如說去年年初縣委班子提出來要走一條綠色崛起、富民強縣的路子。我們制定了“五個區”的建設目標,包括全疆“兩個可持續”示範區,以清潔電力為主的新能源應用聚集示範區,伊犁國家農業科技園現代畜牧業示範區,全國綠色農作物種植示範區,國際生態旅游區,這些都是清潔的東西。生態問題我們是這麼劃分的:第一層次是生態的保護;第二層次是生態的建設;第三個層次是生態的開發利用。這三個層次如果這樣走過來的話,就能解決生態經濟、生態富民問題。跟生態要效益、跟生態要經濟、跟生態要富民。我們政府無非就是把一個區域的經濟統籌搞好。
  南都:GDP畢竟還是官員政績考核和晉升的主要標準,取消以後在這方面有什麼變化?
  劉莉:對我來說沒有什麼變化,因為你要解決很多發展的基礎的問題,這些本身就要頂著壓力去做,想辦法找資金,老百姓基礎設施條件這麼差,你改善不改善?路通不通修不修?電拉不拉?以前總是停電,吃的水是不乾凈的水,很多老百姓吃的還是窖水。即使不考慮GDP,這些都是必須要乾的。我跟四套班子也是這麼講的,我說你不要把這個看得太重,我們現在做的事這屆班子不一定能看到回報,但這個是我們在任必須要做的事情,不管做到什麼程度、什麼結果、能做多長時間,這都是必須要做的。
  對產業發展來說,將來老百姓要致富,必須要走這條綠色崛起的路。你問我是不是被迫的?我說是,我是被迫的,只能走這條路,考核不考核GDP我都要這樣去做。現在我們感覺比較輕鬆的是起碼不用為了要完成工業上的一些指標必須要招工業、必須開工廠。我們可以有選擇,選擇新興產業、選擇高科技、符合生態環境指標比較高的產業,大力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扶持小微企業發展,堅持農村富餘勞動力就地、就近轉移就業,穩步提升富餘勞動力收入。
  南都記者 娜迪婭  (原標題:脆弱的“空中花園”,不得不取消的GDP考核)
創作者介紹

School Tour

qf62qfrc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